当前位置: 股票财经在线配资www.purplelara.com > 股票财经在线配资www.purplelara.com > 正文

股票财经在线配资www.purplelara.com 从万达到新城的“双德”故事 陈德力辞任曲德君接棒

作者:admin 发布:2020-03-21 01:13 | 点击数:

  观点地产网刚来新城三年的陈德力忽然选择了离开。

  3月20日晚间,新城控股(601155,股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联席总裁因个人原因辞任。卸任后,陈德力仍为新城控股董事。

  尽管当下房地产行业中高层变动早已司空见惯,但对于已经基本走出“黑天鹅事件”影响,目前各项指标均已回到正常发展轨道的新城而言,陈德力选择在这一时候离职仍是难免让人感到疑惑。

  或许,真的只是由于那个外人难以深究的“个人原因”。

  对于这一人事变动,新城控股第一时间做出了回应。对于陈德力过去几年的表现,新城方面不乏赞美之辞。而更引起众人关注的,是新城控股关于陈德力离职后的人事安排:“陈德力先生辞任联席总裁后,将由公司董事曲德君先生分管商业管理事业部。”

  有趣的是,曲德君和陈德力都是自万达而来,两人曾经还是上下级的关系。

  新城这三年

  在商业地产初兴的几年前,万达作为国内规模最为庞大的商业地产商,其高管颇受同行青睐,其中便包括了新城。

  2008年开出首个购物中心后,新城的商业扩张一直不温不火。直到2014年,才首次提出“商业加速”,并定下“三年40座购物中心,2020年商业项目超过80个”的目标。

  数据显示,于2013年底,新城控股在建及开业商业项目只有8个。规模压力下,不得不花大力气在商业地产领域频频“挖人”。

  2016年,陈德力正式加盟时甚至还传出了新城“1500万高薪挖人”的消息。不管传闻如何,所有人心里都清楚的是,陈德力来新城最重要的任务是“扩张”。

  在其加盟这一年,新城将2020年商业项目投资数量从原来的“80个”提升到了“100个”。这样的目标在陈德力看来,恰好与自己的理念相契合。

  事实上,陈德力在当时便提出过“基于实力形成的规模是真正做出商业价值的前提”的观点,“如果只有3个吾悦广场是没有平台价值的,如果有100个吾悦广场,平台的价值就会体现。”

  从数量这个角度来看,陈德力这三年时间也算是完成了自己当初定下的目标。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1月底,新城控股吾悦广场总数已经超过120座,其中开业的数量为55座,年底前这一数字会升至64座,完成100座吾悦广场开业任务似乎只是时间问题。从租金角度来看,2019年上半年,新城租金收入为17.41亿元,同比增长104.52%。

  不管从哪个维度看,如今都属于陈德力在新城的“高光”时刻,事实上也正因为此,其离职的消息更让人有些迷惑。

  不过,有另一个说法指出,陈德力的“去意”早已有之,而新城后续去接触曲德君,也有“未雨绸缪”的意思在其中。

  也有猜测称,或许是因为此前职权上的分割让陈德力感觉发挥空间已然不足,已经完成阶段性“规模任务”后,需要寻找新的冲刺目标。

  依据则是,2018年9月,“出去补充商业地产方面的短板”的王晓松重回新城接任总裁,同时也从陈德力手中接过了商开部分业务。

  虽然外界众说纷纭,真正原因只有新城与陈德力自己知道。

  曲德君接棒

  陈德力的离职无疑为自己的“老上司”腾出了位置。

  有接近企业的人士猜测,虽然曲德君目前在新城控股只担任董事职位,但接下来就会做出相应的职位调整,“陈德力空出来的联席总裁位置应该是他的。”

  其实,由曲德君接过商业管理事业部的安排不算出人意料,早在其加盟新城时,外界便颇为关注“双德”二人的职务安排。

  不过,曲德君当时并未直接加入新城控股,而是加入了新城的港股平台新城发展,与陈德力分属不同上市平台。对此,有业内人士猜测,这样的安排只是为了平衡两者之间的关系。

  随着陈德力离职,“一山二虎”的局面随之结束。回过头看,陈、曲二人的交集早在十年前就已经开始。

  从时间上,曲德君在万达的资历无疑要比陈德力老上许多。据了解,陈德力2016年加入新城时在万达工作了6年,曲德君2019年离开万达时,已经为该公司工作了17年。

  最初加入万达时,两人已经是上下级。彼时陈德力的职位是万达商业管理营运中心常务副总经理,曲德君则为万达商业管理公司的总经理。

  命运的转折总是来得猝不及防,2015年曲德君被调任万达金融集团总裁兼万达网络金融有限公司董事长,暂时离开了商业地产领域。与此同时,陈德力则被任为万达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裁。

  2016年,陈德力加盟新城,并继续做着“商业地产”老本行。同年,曲德君牵头将网络科技业务剥离,成立了网科集团。集团业务包括快钱支付公司、网络数据中心、网络信贷公司等。虽然仍在万达体系内,但已与商业地产渐行渐远。

  时间来到2018年底,陈德力已经在新城站稳脚跟,该年新城控股吾悦广场新开数量达到19家,开业总数为42家。另一边,随着万达网科正式撤销,曲德君再次调任万达宝贝王集团任董事长。

  虽然仍未回到最初的本业,但相比起网络科技等板块,曲德君显然在这份乐园业务上要驾轻就熟一些。2018年万达财报显示,宝贝王收入同比增长44.3%,乐园新开业69家,早教50家,年度总客流1.99亿,同比增长36%。

  后来离开万达时,新城为曲德君安排的第一份职务正是主管新城发展旗下多奇妙乐园。正因为这一安排与其上一份乐园工作有了衔接,因此当时坊间也并未有太多的疑问。

  如今看来,新城当初给曲德君的安排也许只是一个过渡,并静静等待适合他的位置出现。

2月9日,编程教育机构兄弟连宣布破产。

  原标题:特朗普接触过巴西确诊官员?白宫发言人:他们没有互动,总统不用接受检测

Powered by 股票财经在线配资www.purplelara.com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系统 © 2013-2028 北京中信e配官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