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股票财经在线配资www.purplelara.com > 股票配资网www.peixun666.com > 正文

股票配资网www.peixun666.com 【深度】红岭创投宣布清盘这一年,周世平“铁粉”集体倒戈

作者:admin 发布:2020-03-30 12:34 | 点击数:

记者 | 张晓琪

编辑 | 彭洁云

1

从老周的铁杆粉丝到坚实的“反周者”,这一年来,红岭创投投资人们的“讨债”心路经历了剧烈转变。

2019年3月,网贷行业的“老大哥平台”红岭创投宣布清盘,被投资人亲切称为“老周”的实控人周世平抛出了一份三年全额兑付方案。

界面新闻了解到,红岭创投第一阶段20%的兑付计划已宣告失败,今年以来的清收进展更因疫情蒙上巨大阴影,投资者三年上岸计划恐难达成。

“我们都是老周的铁粉,冲着红岭的牌子和对老周的信任追随了这么多年,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有投资人向界面新闻记者感叹。

兑付比例远低于预期,老周铁粉集体倒戈

红岭创投计划于今年3月23日进行最新一次兑付,兑付金额为3200万元。至此平台将完成32次兑付,合计兑付金额18.95亿元,剩余待兑付165.31亿元,兑付比例为11.46%。

兑付进展远低于预期。

2019年3月23日,随着老周“虽然清盘,但不是说再见!”的发帖,红岭创投正式宣布清盘,并推出了出借人全部出借款三年内完成全额兑付的方案。具体为:第一年(2019年)兑付20%;第二年(2020年)兑付35%;第三年(2021年)兑付45%。

然而,截至2019年年底,平台兑付比例仅为9.2%,尚未达到预期进展的一半。

这让信任老周的投资人们倍感焦虑。“我们都是老周(周世平)的铁粉,冲着红岭的牌子和对老周的信任追随了这么多年,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投资人黄琳(化名)向界面新闻记者感叹。

红岭创投横空出世于2009年,在2019年清盘时已有十年发展历史,是不折不扣的老牌网贷平台,也曾是行业里最闪耀的明星之一,2014年,红岭创投曾被美国最大P2P调研机构Lend Academy评为“中国最重要的八家P2P网贷平台”之一。在其清盘的前一个月,平台累计交易规模达4496亿元,累计注册人数达272万。

老周的“魅力”很大程度来源于红岭开启的网贷兜底之“创举”,虽然让同行嗤之以鼻,但对投资者来说无疑非常受用。

大多数互联网金融企业采用风险自担模式,一旦出现违约,损失由投资人承担。红岭创投首创本息垫付模式,将创投者风险转移到平台,这使得老周身边很快聚集了一批追随者。

宣布清盘后,周世平表示计划三年后送投资人“顺利上岸”。有媒体当时报道称,老周在清盘后的首次投资人交流会上明确表示,3年将红岭的缺口补掉。“实在补不了,我老周,包括红岭控股所有的资产都可以拿出来填补红岭创投的缺口”。

眼看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投资项目的兑付却没有明显进展,这让黄琳的心情越发焦虑,和很多人一样,她从支持老周长达五年的铁粉变成激烈的“反周者”。

黄琳投资的是红岭线下债权转让项目,债权转让方一开始是红岭打造的金融生态平台——红岭控股,而后改为红岭资本。

她告诉界面新闻,这些债权转让项目对应了十余个地产项目的债权,与红岭创投线上发布的项目是对应的。据红岭方面向她透露,当中尚还有10.55亿元本金未兑付。

截至去年3月底的投资人交流会,黄琳还有约上千万本金未收回,其中包括清盘前不久红岭再次向她销售的两个线下债权项目,她追加投资了500多万。

她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去年4-9月,红岭总计向这些线下债权转让项目投资人兑付2000多万,她按比例分得20余万。9月开始这部分项目停止兑付,目前仍有上千万本金未追回。

“中间他(周世平)一度筹了2500万想兑付给我们,监管认为这属于红岭线上投资宝平台的对应资产,不应当给到我们。后面他提出让这批投资人并到投资宝平台统一兑付,我们不敢同意,一是投资宝兑付进展缓慢,二是不确定合并之后本金和利息能否完全得到兑付。”黄琳说道。

连续多日回款为0,疫情之下清收维艰

2019年最后一天,红岭创投在网上发布“致红岭创投全体出借人的一封信”。

其中动情写道:“我们深知,红岭创投数万出借人,背后是数万个一家老小,以及数十万的亲人与朋友,很多人都急需用钱:有的人子女要上学,有的家里老人要看病,有些人场外杠杆急需归还,甚至是拿了年迈父母的养老钱,种种困苦与不易,我们同为人父、母、子、女,深有所感,再次向大家致以万分的歉意!”

在这封信里,红岭创投解释了当年兑付比例不达预期的原因,认为是外围环境变化令人始料未及。

“从银行存管和第三方支付的政策变化,到各地司法诉讼环境的倾向偏移,让平台的各项工作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清收工作进展也不如人意,尤其是原本可以轻易支撑本年度目标完成的个贷清收工作,因套路贷、非法放贷、职业放贷人等原因、诉讼难度大幅增加,回款被拖延,已陷入了几近停滞的状态,种种巨变实在是出人意料和超出理解。”红岭创投写道。

而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则使资产清收难上加难。

今年3月,红岭对外表示,此次疫情是一次突发事件,企业停工、人员隔离、区域封闭,为清收工作带来极大影响。

以对公部分某大额资产为例,红岭创投放款的一个四川攀枝花项目本息合计1.6亿,经过数月协商,节前已在当地法院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和还款计划,借款企业原定春节期间(当地销售旺季)开盘销售,销售金额由法院指定账户监管,达到一定金额后按比例还款。但突发疫情销售被叫停,何时重启还不确定,关键是错过了销售旺季。

此外,红岭创投个人小额贷款业务清收连续多日回款为零。

红岭创投就此解释道,主要有三方面原因:一是卖房还款是新房易贷主要还款来源,但目前二手房交易几乎停滞;二是个贷借款人很多是小微企业经营者,疫情期间全面停工导致现金流紧缺甚至断流;三是疫情期间各地法院针对诉讼、执行案件均做了延期审理,目前有部分款项在农历新年前已经成功拍卖而待领款至今没有划给公司。

大额标是清收的重灾区。与大多数P2P投资标的是小额、分散、众多的个人贷款所不同,红岭对公的“大额标”居多,这些大型项目大多难达到银行放款要求,故通过银行委托贷款方式予以满足。

“相对于银行对公信贷投放的资产,红岭放款的企业资质要差一些,当然回报利率也更高,但在疫情面前抗冲击能力更差。此外,很多企业以地产项目作为抵押物,有些项目分散在三四线城市,销售还款比较困难。”一位互联网金融平台内部人士指出。

黄琳持有的一份《债权转让及服务合同》显示,她受让了红岭资本持有的涌鑫地产和中南置业两个地产项目部分债权本金,受让价格为平价(即支付对价与受让债权本金金额相同),受让期限为6个月。

红岭在合同中承诺“兜底”。合同条款显示,因债务人未足额履行还款义务,最终导致债权受让方预期收益和到期受让本金不能按时收回的,转让方(红岭资本)应当无条件向债权受让方购买相应的受让债权,并支付合同项下应付的实际收益和受让本金。

“应该是红岭向投资人募资,通过银行委托贷款把钱贷给企业,同时获得了地产项目债权。债权类似一种抵质押手段,红岭再把债权转让投资人。“一位小贷行业资深人士分析道。

黄琳是在红岭创投宣布清盘后不久投了这两个项目。“红岭方面一直在推销,我们也不知道流动性出了这么大问题,投完之后一直很忐忑,想退出来。”

几天后,她在红岭投资人交流会上就此当面质问周世平。“他让我放心,说他看了涌鑫地产项目很多次了,房地产企业给他的利率是百分之二十几,投资人只拿百分之十几,他是赚了的。“她回忆当时情景。

红岭系一片惨淡,央企重组杳无音讯

作为待收规模最大,存在问题也最多的“红岭系”平台,红岭创投清盘之路前景堪忧。而周世平旗下另外两家网贷平台和上市公司深南股份(002417.SZ)经营情况也是困难重重。

除了红岭创投外,周世平“红岭系”旗下网贷平台还包括投资宝和亿钱贷。

在2019年3月的公告帖中,周世平亮出旗下三家网贷平台整改方案。

其中,红岭创投将于2021年12月底清盘平台线上债权资产,未到期部分债权由红岭控股全额收购。平台原大单资产属于不合规资产,通过拍卖并购重组等手段进行变现,预计3年内分批收回。投资宝将全面转型线下私募,原有线上标的分批置换并对应优质资产,线上平台2021年12月底之前清理完毕,亿钱贷则继续保留并争取备案。

目前,投资宝仍在缓慢兑付中,据该平台客服向界面新闻透露,截至最新的兑付金额是2.4亿元,第一轮仍有40多亿元未兑付。

而在P2P监管趋严背景下,亿钱贷备案之路已然不易,去年8月,深南股份取消亿钱贷增资计划再让备案蒙上阴影。亿钱贷是深南股份和红岭创投合资成立的平台,2018年3月深南股份以816万元现金收购其51%的股权。

周世平的“红岭系”版图中还包括上市公司深南股份。深南股份于2010年6月登陆A股,2015年周世平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2019年三季报显示,周世平和其一致行动人红岭控股持股比例总计达26.48%。不过自周世平入主以来,不断变换主营业务的深南股份业绩并无起色,自2016年至2018年,深南股份扣非净利润均为亏损,根据2019年报业绩预告,预计净利润为500万元—1000万元,刚刚扭亏。

深南股份近几年股价也惨不忍睹,从2015年最高点近24元一路跌至目前6块多。而股价的一路狂泻,也让大股东周世平所质押的股份一度遭遇强平危机。

3月25日,因未提前披露减持计划,深交所又披露了对于深南股份董事长兼总经理周世平的公开谴责。据处罚决定中所披露,周世平于2019年9月16日、17日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分别减持深南股份72.34万股和144.7万股股份,占深南股份总股份的0.8%,涉及金额2,272.68万元。周世平未按照相关规定提前十五个交易日披露减持计划。

“红岭不能倒,老周也不能跑路,否则这么大的摊子要怎么收拾,只能是慢慢兑付。”上述资深人士表示。

红岭系能否实现良性退出的关键,还在于周世平高调透露的重组情况进展。

去年10月15日,周世平曾在平台官方论坛高调透露红岭系平台近期重组进展。他表示,正全力引进央企参与红岭系平台重组。“一家央企已经签意向协议,正在内部流程审批,一家央企正在就交易环节进行多方沟通,做签约准备工作”。

10月31日,周世平再次发帖称,“根据资产评估结果,达到央企进场条件,正在等待确认签约主体,有九成把握,但不能保证百分百!大概还需要半个月左右正式确认签约。”

但最近半年以来,红岭方面再无重组进程落实敲定的正式官宣消息。界面新闻记者就兑付情况、资产清收、重组进展向红岭发去采访函件,但截至发稿并未有回复。

  现货黄金重回1500美元/盎司上方。

  编者按

(原标题:港股异动︱前两交易日累涨逾54% 御泰中彩控股(00555)现回吐10.81%)

Powered by 股票财经在线配资www.purplelara.com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系统 © 2013-2028 北京中信e配官网 版权所有